性文学

编辑:围困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0 07:59:25
编辑 锁定
性文学是广东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书。
书    名
性文学
作    者
张枫
ISBN
9787540677107
类    别
文学理论  
页    数
118
定    价
15.00
出版社
广东教育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9年10月
装    帧
平装
开    本
32开

目录

性文学简介

编辑
艺术世界浩瀚如海,而性爱作为艺术永恒的主题,在绘画、雕塑、音乐、舞蹈、摄影、电影等各个方面,都做了丰富多彩的呈现。这些作品或含蓄内敛,或奔放直露,但都通过多样化的个性色彩,构造出一个让人惊叹的性艺术世界。性艺术的起源在于人对身体的崇拜或者性交本身的崇拜,从而以各种形式让这些人体器官或者性行为定格下来。最早人对性的艺术,主要是通过绘画、雕塑和舞蹈、歌谣的形式来表现。随着科技的发展,才逐渐有了摄影、电影等其他表现形式。这也说,性艺术的发展形式是有着明显的时代印记,同时这种时代印记又能让我们很清晰地了解那个时代的主流特征和独特的社会印记。

性文学编辑摘要

编辑
在世界古代文学宝库中,一些焕发出灿烂光辉的文明古国都有具有世界性代表意义的性文学,这可以以古希腊、古性文学罗马、古印度、古代中国以及受中国文化传统影响很大的日本等国家和民族的情况来进行说明。  《爱经》的作者在书的一开头就开宗明义地写道:有了技巧,人们才能在海上荡起轻舟;有了技巧,骑手才能敏捷地策马纵横;爱必须由技巧来引导。应该指出的是,爱固然要技巧,爱更要用心来引导,心比技巧要重要百倍。 在世界古代文学宝库中,一些焕发出灿烂光辉的文明古国都有具有世界性代表意义的性文学,这可以以古希腊、古罗马、古印度、古代中国以及受中国文化传统影响很大的日本等国家和民族的情况来进行说明。  古希腊的著名戏剧中也有许多性的内容,无论喜剧还是悲剧都是如此。例如在剧作家阿里斯托芬的《吕西斯忒拉忒》里就很典型。在他的其他作品里也不乏性内容,特别是他的《青蛙》一戏,性内容更多。其实,古希腊作家的作品中有性内容的比比皆是,例如欧里庇得斯的《厄勒克特拉》、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勒克斯》中都有许多性内容,对乱伦的描述更多。可能像希腊神话一样,反映出那个时代这种杂交状况在当时现实生活中的残余。 在古罗马时期,最重要的性文学著作是奥维德的《爱经》(又称《爱的艺术》)。这本书自问世以来广为流传,特别是在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者们把它推崇为一部启蒙著作。他们认为,此书表明了爱不仅是一种动物本能或需尽的义务,而是一种需要人精心培养的复杂又充满人性的升华了的两性关系。直至今日,人们读这部书,还可以了解2000年前古罗马人的思想观念和社会风貌,那时的性知识、性技巧已经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印度也是东方的文明古国之一,是一个视性爱为神圣悦乐的国家,古印度的一些性文学艺术的价值更为突出,像一串串光彩夺目的珍珠,照耀着历史发展的道路。  印度的性文学在体裁上可以分为三种类型:一是史诗或叙事诗,如《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二是论述,以《欲经》为代表;三是故事集,通常取名“夜谈”或“夜话”,其代表作品就是《鹦鹉七十夜谈》。 从总体来看,印度的两大史诗《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虽然有不少性的内容,但并不是性爱著作。印度的第一部性爱著作是《欲经》,也有译为《印度爱经》、《卡玛箴言集》的。这是世界性文化史的经典著作之一。  印度人认为,性是生活中最自然、最美好的事情,《欲经》的作者婆蹉衍那所强调的性的至高无上的愉悦正是当时社会观点的一种集中表现。在印度,性不仅被认为是正常的和必须的,更被看成是神圣的。它被作为宇宙的人类衍生物及印度的宗教象征来加以强调,它也作为精神和物质的联合体、作为湿婆和拜力神祗交合的象征,也就是说,性创造了世界。正因为古代印度人把性提到这么一个高度,所以从这一高度出发的《欲经》,成为印度文化传统中的基础部分和印度著作中的伟大经典。  透过《源氏物语》这本书中许多缠绵的情节和引人入胜的风流韵事,可以看到当时日本贵族社会的享乐与放荡,也可以看到女子终究是男子的玩物,甚至她们还意识不到自己是玩物。  在中国的近邻日本,最古老的性文学著作当推《源氏物语》。它出现在公元10世纪前后,比卜迦丘的《十日谈》早300年,比曹雪芹的《红楼梦》早700年。同时,它也是当时世界上篇幅最长、女主角最多的小说,但是女主角虽多,全书却大部分以一个男主角串联情节。全书共54卷,前40卷的男主角叫光源氏,《源氏物语》的书名即由此而来。本书的作者叫紫式部,是一个宫中女官。  《源氏物语》结构宏伟,辞藻美丽,文学价值很高。在这部书中,恋母情结、家族情结、近亲相奸、见异思迁、性错乱及无穷无尽的色欲,都被揭发出来。作者可能通过这一连串的情节对当时的社会进行某种程度的批判;也可能通过这一连串的意淫和肉欲来表现人性之无可救赎,最后达到日本文学传统之一的“物之哀”。认为在人的世界经过性的欲望和荣华富贵后,最后带是空虚的悲哀,即佛家所说的“寂灭”。  中国古代的性爱文学,当首推春秋时出现的《诗经》,“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已成为后世经常引用的词汇。它描写爱情,也描写性,但是描写性并不露骨,例如《诗经·台南》的《野有死麇》: 野有死麇,白茅包之。 有女怀春,吉林诱之。 林有朴,野有死鹿。 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舒而脱脱兮,无感我悦兮, 无使龙也吠。 以上的意思是有个猎人在野外打死了小鹿,用白色的茅草把它包好,一个少女对他动情,他就趁机挑逗她。最后三句很生动地表现出那个少女和猎人一起走向密林深处的心情:轻轻地走,慢慢地走,不要急躁,不要碰我腰间的围裙,不要惹那黄狗怪吓人地汪汪叫。 走向密林深处干什么?不用说是去性交,但是诗不直接描写性交,只是描写二人向林中深处走去的心情,引而不发,多么风流蕴藉,又多么自然健康。所以孔子对《诗经》的评价是:“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用诗歌来反映性爱,对每个民族来说都是一件十分自然的事情,日本也是同样。在日本历史上可和中国的《诗经》对应和比美的,则是上古和歌的集大成者(当时日本流行汉诗,而和歌是日本传统的民族诗歌体裁)《万叶集》,收集了约2300首民歌,其中很多歌是口头承传下来的,其中,以性爱为主题的抒情答歌占其内容的主要方面。 中国古代,在小说中不加掩饰地描写性行为,大约始于托名汉伶玄的《飞燕外传》,描写汉成帝和飞燕、合德二姐妹的性爱生活,以后虽有继者,但大多未出揭露宫闱生活的范围,对性行为的直接描述也不占很大比重。但到明代的中晚期,情况发生了较大变化,大约产生于弘治、正德年间而流行嘉靖时的《如意君传》,描述武则天和薛敖曹的性生活,虽仍以宫闱生活为题材,但其露骨、恣肆的性描写,已开中晚明小说性描写之先河。以后的发展是,《三言二拍》和《金瓶梅》则将这种露骨的性描写用以描摹普通人的现实生活,其社会意义就更广泛与深刻了。 性小说的大量出现,是从明代中叶至清代中叶这二三百年间的事,长篇小说如《金瓶梅词话》《肉蒲团》《隋炀帝艳史》《如意君传》《痴婆子传》《绣榻野史》《株林野史》《杏花天》《灯草和尚》《禅真逸史》《禅真后史》《品花宝鉴》等等;短篇小说集如《拍案惊奇》《古今小说》《警世通言》《醒世恒言》《僧尼孽海》《欢喜冤家》等等,总数在250种以上。 在这些小说中,《金瓶梅》是一部最有代表性、最能表现时代、最富有社会性的杰作。它描述了一个土豪恶霸的一生发迹的过程,写这个阶层荒淫无耻的表现,赤裸裸地表现中国社会的病态,揭露出一个最荒唐堕落的社会景象,这个社会在很长时期内存在于中国,不少影响至今还常常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金瓶梅》的作者为“兰陵笑笑生”,这个署名究竟是谁,传说纷纭,很难定论,但历代的评论家都认为作者是个“大名士”“大手笔”。作者能够成功地通过对一个综合几种身份的人物和行动的刻画,揭露了当时封建统治阶级压榨和剥削人民的罪行;通过一个以巧取豪夺发家致富、因而肆求声色犬马之娱的典型人物的家庭丑史的暴露,揭穿了当时封建统治阶级的腐朽,启示人们这种社会必然要走向灭亡。 不过,《金瓶梅》一书在思想内容方面也有一些缺点,最主要的是对现实生活中先进的、健康的一面反映不足,而对那些淫秽的性生活的描写过于放肆,无所遮拦,这很可能引导一些读者走向邪路。 但是,不论怎么说,在中国文学史上,《金瓶梅》是一部影响极其深远的作品,自此书问世一个多世纪以后,正是批判地继承了《金瓶梅》的艺术经验,《红楼梦》才对人情小说,进而对整个中国古代小说作了光辉的总结。在从《金瓶梅》到《红楼梦》之间一百多年的小说创作中,《金瓶梅》的影响可谓无处不在。除了《醒世姻缘传》等可视为《金瓶梅》的余脉外,至少还可以从两个方面看到《金瓶梅》的影响:一方面,《金瓶梅》引发了绵延百年的才子佳人小说的创作,例如《玉娇梨》《平山冷燕》一类小说的题名,都拼凑书中女主人公的名字而成,可以明显地看出是在仿效《金瓶梅》的做法。另一方面,在《金瓶梅》的影响下,明末清初还出现了一批性描写十分赤裸的小说,虽然这些小说和才子佳人对峙分流,但是同样没有《金瓶梅》那种广袤深远的社会内容和美学价值。这些小说,如《绣榻野史》《浪史》《昭阳趣史》《灯草和尚》《株林野史》《浓情快史》等,不下数十种,多取材市井,也有假于史乘者,多是以性谈性,写淫人淫事,和《金瓶梅》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在《金瓶梅》之后,曹雪芹在清乾隆年间写成的《红楼梦》,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朵奇葩。从性学的角度来看,《红楼梦》有许多关于性心理、性观念的描写,有一些对性生理发育的描写,有对爱情的歌颂,还有对丑恶的性现象的揭露和鞭挞。 在明、清时代出现的性爱小说,很难达到《金瓶梅》与《红楼梦》这样的思想高度和艺术水平,大都比较庸俗粗劣、格调低下,但是《肉蒲团》和《痴婆子》二书比较值得注意。 《肉蒲团》又名《循环报》,题情痴反正道人编,作者生平事迹不详,当为明末清初人。此书虽然有不少露骨的性描写,但文笔优美流畅,人物有个性,描绘的情节也比较合乎逻辑,所以颇受民众欢迎。应该看到,许多古代性小说意在写淫,却又打着一个因果报应、劝人戒淫的幌子,这是中国古代性小说的一大特点。 《痴婆子》又名《痴妇说情传》,二卷三十三则,题“芙蓉主人辑”,“情痴子批校”。此书系用浅显文言写成,全书基本上用第一人称倒叙,因此在表白主人公的性心理时颇为细腻,在艺术表现上颇有特色。 此书描写女子性心理的发展变化颇为真实与深刻,堪称是古代的一本性心理教科书,直到现代,许多方面仍有启示,例如少女时代的性好奇和朦胧的性兴趣;想看某些书而父母不许看所造成的逆反心理;少女怀春及尝试性性心理;初次性交对心理的影响;性压抑走向反面的“洪水泛滥”;青春期教育的重要性;等等。 还有一些古代性小说,在思想性上一无可取,在艺术性上十分低劣,如《灯草和尚》《浪史奇观》《绣榻野史》《昭阳趣史》等,也并不是毫无价值的。它们是一种文化遗存,也可能因其具有一定的文化内容而成为人们认识历史和文化以及探索民族心理变化的资料。如果把它们一概否定,不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 历史发展到14、15、16世纪,欧洲进入了文艺复兴时期,人们主张光复人性,所以性的解放成为一股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作为人们的这种愿望与追求的反映,大量的性文学作品应运而兴。在这方面,打响了第一炮的是卜迦丘的《十日谈》。 《十日谈》中有许多故事描述已婚女子与情人的幽会。这些故事粗粗看来似有诲淫性质,没有多少深刻的含义,但是实际上卜迦丘是以对中世纪禁欲主义与贞节观的憎恨和反叛来写这本书的。例如第七天的第二个故事:有个石工娶了个漂亮妻子,每当石工去工厂做工时,妻子就叫情夫在家幽会。有一天正在幽会,丈夫突然回家,妻子叫情夫躲在木桶里。丈夫带来一个买木桶的人,说愿出五弗令金币来买这只桶;妻子急中生智,说有人愿出七弗令,这人现在正钻进桶里查看木桶是否完好。这时情夫从桶中出来,抱怨这个桶内部太脏,于是丈夫就爬进桶内去洗刷,妻子则将头探进桶内指挥洗刷。这时,情夫就用“后入位”的姿势和这女人性交,性交完事后,桶也洗刷好了,于是妻子就叫丈夫出来把桶运到情夫家去。

性文学作品

编辑
在这一时期,还有个十分著名的作家马奎斯·德·沙德,可以说他是性文学史上的一个怪人和狂人,他的名字沙德(Sade)为欧洲语言留下了“虐待狂”(sadism)的字样。可是,由于有伤风化、违反道德,他的手稿能够留传下来的大约还不足他的全部作品的四分之一,但仅仅这一小部分已经令人叹为观止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著名的性心理学家哈夫洛克·霭理士曾经称沙德的作品为“18世纪的性变态百科全书”。他幸存的主要作品有《贾斯坦》(1781年)、《一百二十天的淫乱》(1785年)、《艾琳和瓦尔库尔》 (1788年)、《闺房里的哲学家》(1759年)、《朱丝汀——美德的不遇》(1796年)、《爱的罪恶》(1800年),等等。 在19世纪后期,又出现了一本著名的性小说《披兽皮的维纳斯》。此书重点描写性变态,堪与上一个世纪沙德的作品媲美。这本书形式上是小说,但在内容上有很大程度的自传成分。作者是萨克尔·马索。该书的主要价值恐怕也只是让人们借此了解在历史上存在过这种性心理变态,而在当前的现实生活中依然存在。作者之所以能写出这种作品来,也正是因为他自身就是个性心理变态者。 在维多利亚时代,英国的性文学作品产量很大,这反映了当时的一种社会需要。维多利亚时代是性禁锢十分严酷的时代,而出现了以上这种现象明显地是一种“反弹”作用。关于这一时期的色情书籍,斯宾塞的目录索引中搜集的书名有:《床上伴侣》(又名《年轻小姐指南》,1820年)、《夫人的女仆三部曲:冒险、私通、奸情》(1822年)、《现代浪子》(1824年)、《淫荡的淘气鬼》(1828年)、《引诱红衣主教》(1830年)、《塞拉格里奥发生的故事》(1830年)、《维纳斯的爱》(1830年)以及《怎样求爱》、《如何唤起爱欲》、《多种作爱法》、《两位女士的淫史和她们的密信集》、《英俊完美的表哥》、《第一次性交感觉详述》、《它们的引见》、《他们正享受着美妙春情》等等。此外,还有些色情文学作品,尽管名义上是英国出版,实际上是在巴黎或布鲁塞尔出版的。这些书之所以要冒“英国出版”的名,是因为当时人们认为英国出版的性文学作品比较“正宗”。 在这个时期,美国出版了一本相当有名的性文学作品《1601,都铎王朝时一次壁炉边的社交谈话》,简称《1601年》或《壁炉边的谈话》,作者是塞谬尔·兰霍恩·克莱门,即马克·吐温。这是一本以色情内容对话形式写成的小说,具有很大的讽刺意义。对话是发生在英国伊丽莎白女王一世和各个大臣之间,其中还包括很多文化名人,如莎士比亚、培根、本·约翰逊、瓦尔特·拉勒夫等,也有一些虚构的女士。马克·吐温说:“我写的是可能有过的对话,我使用了当时(1601年)的语言习惯。” 以下再把在20世纪曾遭被查禁之灾的几部西方性文学作品作一些剖析。 在20世纪,所著的文学作品被查禁得最多而又最著名的,可能莫过于戴维·赫伯特·劳伦斯了。劳伦斯于1913年出版的《儿子与情人》是他第一部有影响的长篇小说,它奠定了劳伦斯在英国文学史以及世界文学史上的不朽地位。小说是以主人公保罗·英瑞尔和他母亲的关系以及两次恋爱经历而展开的,由于书中对两性关系作了不加掩饰的描写,也由于书中描写了保罗的“俄狄浦斯情结”(即恋母情结),受到了一些人的非议。 劳伦斯在《虹》中,以布朗文一家三代人的恋爱婚姻为主线。第一代人汤姆·布朗文夫妇敦厚、勤劳,家庭生活和谐美满。老汤姆的继女定娜和威尔的结合,在劳伦斯笔下是一种堕落,他们目光短浅,庸庸碌碌,只是满足于床第之欢,“性欲误入歧途”。厄秀拉是劳伦斯浓墨重彩描写的第三代人,她要走向社会,可是受到了挫折。如同劳伦斯的其他作品一样,《虹》中对爱情心理的描写细致真实,欢畅动人,但不容于世。一直到1949年,劳伦斯逝世19年后,《虹》才得以出版全书。 在20世纪,还有一本曾一度被查禁的名著是著名的美国传记文学作家欧文·期通的《生活的渴望》。这是作者的成名之作,发表于1934年,描写了荷兰著名的印象主义绘画大师凡·高艰苦的一生。他一生潦倒,但是从未因此而终止对艺术的执着追求,他向人们展示了他的个性,桀骜不驯,忠贞不二,孜孜以求。欧文·斯通也正是牢牢地抓住这一点来刻画凡·高的精神的,生的冲动、生的执着、生的追求充溢全书。作者又着力刻画了凡·高和几个女人的性爱关系,因为这是有血有肉的生活不可分割的一个组成部分。许多文学艺术大师的生活和创作都和性爱有密切关系,性爱能给人以灵感,给人以无穷无尽的创作动力;同时,性爱的挫折也可能毁了他们的一生。作者描写了这样一段情节:有一天,当凡·高在户外作画时,一个美丽的女人来到他的身边,她叫玛娅,她向凡·高展示了自然赋予人的全部美感。她爱他的灵魂,爱他的一切。凡·高紧紧地拥抱她,以全部的热情展示出生命原冲动力的高潮…… 在欧文·斯通的其他传记小说的封面上,往往在作者的名字下面特地加上“《生活的渴望》的作者”几个字,可见这本书影响之大。如今,这本书将和凡·高的不朽画作一起永远为人们所记起,但是人们也将会记得此书在20世纪中叶还一度被查禁!
词条标签:
出版物 书籍